司的“馅饼”变“陷阱”?四川天府银行被骗承
分类:理财 热度:

  初到上海的金山惠民村镇银行欲要打开市场,接一笔1亿元的业务,却把自家控股银行给坑了。

  8月27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上海朗泰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文称朗泰公司)法定代表人程某勇,因犯骗取票据承兑罪获刑。

  据判决书披露,程某勇受某人指使,虚构购销合同。变造增值税专用发票等贷款资料,以郎泰公司名义骗取四川天府银行承兑汇票600万元,并将实际取得的敞口资金240万元交由指使之人统一安排使用。

  事实上,随着案件的深入,程某勇骗取承兑汇票只是一系列案件中的冰山一角,具体所骗数字也远大于其一人所骗,而这一切的开始要从“指使之人”刘某清说起。

  首先,要介绍几家公司:1、上海市金山钢材市场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称钢材市场),法定代表人刘某清。2、上海鑫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文称鑫泰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某蕊,刘某清个人持股28%。3、上海中宝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文称中宝公司),刘某清个人持股30%。

  2010年3月,金山钢材市场筹备开业,为了吸引商户,刘某清通过向银行贷款,和向朋友借款筹备了1.2亿的欠款借给入驻钢材市场的140余家企业作为启动资金,但之后有50余家企业的借款没有归还。

  2011年后,钢贸危机开始显现,拥有敏锐嗅觉的银行开始大力催收此前下发的贷款,而且只收不贷。鑫泰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经营陷入了困境。据刘某清讲,那个阶段,鑫泰公司、中宝公司及钢材市场对外的担保贷款由12亿多,他们还了8.6个亿,还欠银行3亿多。

  银行催缴、资金捉襟见肘、刘某清瞄上了一家刚开业的村镇银行——上海金山惠民村镇银行。刘某清便与林某蕊等商议,欲利用其控制的公司、关联公司等,以虚构的购销合同、虚假的增值税发票,向村镇银行融资,以缓解公司经营困难。

  用刘某清的话讲,恰巧在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时,他们与刚在上海开辟业务的惠民村镇银行建立了联系。惠民村镇银行刚来上海,对钢贸企业出现的危机还未察觉,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

  而上海金山惠民村镇银行(下文称惠民村镇银行)就是本案被骗主体四川天府银行的子公司。资料显示,上海金山惠民村镇银行成立于2012年1月19日,注册资本3亿元,由四川天府银行等发起成立,四川天府银行持股占比55%。

  刚刚成立欲在上海崭露头角的银行、资金链断裂急需补血的企业,各自有着算盘的双方在业务开展方面不谋而合,火速签订了合作协议。2012年2月29日,惠民村镇银行与刘某清控制的中宝担保公司签订了1亿元额度的银行贷款《授信担保合作协议》。

  经双方商议,惠民村镇银行对刘某清的这笔贷款准备用银行承兑票据的形式来兑付。如惠民村镇银行营业部兼零售业务部总经理傅某所说,通过票据形式发放贷款,可以为惠民村镇银行增加存款。存贷业务均可实现增长,正是惠民村镇银行开拓市场的契机。

  但是一个问题却摆在了村镇银行的面前:惠民村镇银行刚成立,尚未取得有央行批准的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办理资质。如果申请该资质,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业务开办时间。

  时间太长,任务又急,作为惠民村镇银行的实际控制人,四川天府银行理应对自己的儿子“有所扶持。为此,惠民村镇银行与四川天府银行签署了《委托代理办理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合作协议》。

  通过这份协议,天府银行成为了惠民村镇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的代理人。主要就是惠民村镇银行在承兑汇票到期日前代出票人按照金额向天府银行支付票款,天府银行作为承兑代理人和指定的付款代理人,向其客户签发的汇票进行承兑。

  惠民村镇银行有了代理,刘某清又着急补血,合作便迅速进入到了落实阶段。据刘某清供述,其利用几十家商户,虚构证明贷款用途的合同及配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从惠民村镇银行前后共计申请贷款8400万。

  程某勇,则是这几十家商户的其中一户。与惠民村镇银行签好了协议,刘某清找到了程某勇,这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所呈现的程某勇受人指使骗取承兑汇票。

  2012年7月15日,朗泰公司股东会决议向惠民村镇银行申请综合授信贷款300万元用于运营资金周转。惠民村镇银行提供给郎泰公司金额为6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付款行为四川天府银行。

  2013年2月,该笔贷款到期后,郎泰公司未偿还四川天府银行该笔借款。2013年11月,董某以四川天府银行、惠民银行员工身份报案称,刘某清,程某勇等人所在公司在于天府银行、惠民银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中,逾期未将应付票款交出票银行。

  随后南充市公安局以刘某清、程某勇等人涉嫌犯骗取票据承兑罪立案。判决书显示,至2016年12月20日,郎泰公司尚欠本金185.36万元,但程某勇的多出资产已被查封。

  判决书显示,截至2015年4月30日,共有14家企业未归还本息,共骗取了四川天府银行签发的承兑汇票14张,合计金额8400万元,惠民村镇银行为上述14家公司垫款本金3157.1万元。

  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程某勇的律师将矛头指向银行。程某勇的律师表示,本案中,朗泰公司向申请贷款时仅仅提供了《国内采购合同》复印件和增值税发票复印件,就通过了以严谨而著称的银行及其工作人员的审核,朗泰公司也就轻而易举地拿到了300万的贷款,这实在是匪夷所思。而银行对此的解释是银行风控系统无法辨识增值税发票的真假,但若银行风控系统无法辨识复印件的真假,又为什么不需要核对合同和增值税专用发票原件?或者通过国家税务局平台查验真伪?因此,不能排除被害人金山惠民明知朗泰公司提供的材料有虚假的,但为了业务需要,朗泰公司提供不真实的资料,而金山惠民睁只眼闭只眼并配合朗泰公司办理贷款。

  而关于这些问题的解释,判决书中并未披露。对刘某清的判决判决书中也并未披露。

  最终,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判处程某勇犯骗取票据承兑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3万元。

上一篇:樟树顺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怎么 下一篇:村商业银行属于农业银行?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