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手援引《第五修正案》拒绝提交文件或出
分类:人物 热度: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前助手罗杰·斯通表示,他不会向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提供证词或文件,斯通一直被美国国会和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调查,以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这位前助手,是否提前了解了维基解密在2016年大选期间发布的电子邮件,这两年来,斯通一直陷入的“通俄们”的泥淖,斯通被认为参与了维基解密泄密电子邮件以及与俄罗斯密谋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斯通的一名律师在写给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少数族裔资深成员、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黛安娜·范斯坦的一封信中表示,斯通援引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反对自证其罪的权利,拒绝提供任何文件或出庭作证。据悉,所谓反对自证其罪的权利,就是美国宪法规定,不能利用证人的供词反过来证明其犯罪,《第五修正案》赋予了美国公民“无需被迫为证明自己有罪而作证”的权利,因此斯通决定拒绝提供文件或出庭作证。

  周二,12月4日1点08分,在特朗普发推文赞扬斯通为他“效忠”后的第二天,范斯坦通过推特公开了这封信,斯通的律师格兰特·史密斯表示,这封信是应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要求发出的,去年11月,范斯坦要求当面质询斯通,以及要求获得斯通与维基解密或俄罗斯沟通的文件纪录。

  11月30日,上周五,范斯坦的一名高级律师给斯通的律师史密斯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斯通“打算什么时候提供这位高级成员要求的文件,以及他什么时候可以出庭接受质询或作证。”周一上午9点33分,史密斯做出了回应,斯通拒绝出示这些文件或出庭作证,并重申了斯通援引的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权利。

  斯通的律师史密斯在这封信中表示,因为范斯坦及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的范围太过宽泛,他的当事人罗杰·斯通拒绝接受含糊不清的、不合理的审前调查(拒绝出庭作证),拒绝出示相关文件,这无疑将是受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保护的行为。

  史密斯首先强调斯通已经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进行作证了,而且该作证记录也即将公开,他不愿意再接受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作证要求或提供证明文件的要求,究其原因可能应该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还处在共和党的控制范围内,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中人更具优势,斯通可能担心会被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罗织罪名诬陷或构陷,当然,也许可能也是故意转移话题,对于这一点,美国律师一向都十分擅长。

  史密斯写道:“大家都知道斯通先生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的事实,在未来几周内,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将公布其所作证词的记录,想必这将包括斯通的证词,你很快就会看到他直接和全面地回答了你向他提出的所有问题。斯通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没有点公开他的证词感到失望;事实上,该委员会拒绝了他的公开要求,希望这些即将公布文字记录,将会治愈那些阻止公众了解其证词的不幸的努力。此前,斯通要求,如果斯通需要作出任何证词,都应该在公开会议上进行,而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私下进行调查的决定,助长了一些不准确的泄密和猜测,也损害了我的当事人斯通和美国公众的利益。斯通谴责保守秘密,他不会受非公开诉讼的影响,他也不会证实该请求的存在,或出示该请求的文件,以便用于任何秘密诉讼。”

  接着史密斯引用几个典型判例,对斯通拒绝提交文件或出庭作证进行辩护,比如,在俄亥俄州诉雷纳一案中,最高法院强调《第五修正案》保护“无辜的人……否则,他们可能会陷入模棱两可的困境。”无需多说,媒体、国会,以及新闻报道,特别检察官的调查办公室里围绕着斯通的八卦和流言蜚语太多了,而该判例则为斯通提供了一个合理的依据,保护他免受一些人所接受的“模棱两可的环境”的伤害。

  而且,史密斯表示:美国最高法院认为,文件的制作受到第五修正案的保护,在1957年的沃特金斯诉美国案中,当时夫人首席官沃伦提出了一个尖锐的论点:“证人的宪法权利将受到国会的尊重,就像他们在法庭上一样……任何人不能强迫证人提供不利于自己的证据。“当宪法权利问题后来被独立法律顾问作为广泛传票主题的文件时,美国法院诉哈贝尔案,认为宪法规定的权利不得被强迫作证反对自己,该权利也适用于制作具有证明性质的文件,无论参议院委员会要求提供的文件是否存在,都应遵守《第五修正案》的要求。

  周一,12月3日上午10点48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支持斯通,此前他有两条推特批评其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向穆勒认罪、企图从检察官那里得到从轻判决的行为。特朗普在推特中写道:“‘我永远不会作出不利于特朗普的证词。’罗杰·斯通最近发表了以上声明,主要声明他不会被一个无赖和失控的检察官,强迫去编造有关‘特朗普总统’的谎言或故事,我很高兴知道有些人还这么有‘勇气’。”

  斯通的律师史密斯在周二发给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斯通先生对总统昨天发表的推特感到惊讶,而且这封信……是在总统发推特支持斯通之前发出的。”斯通还没有受到正式指控,并表示他不了解维基解密公开电子邮件计划的具体时间和细节。斯通在给范斯坦的信中表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要求“太过宽泛、太过广泛”和“范围太广”,因此,他拒绝提供文件或出庭作证。

上一篇:中船重工深远海服务保障中心开工奠基典礼举行 下一篇:龚曙光:对出版的独特价值更自信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